美国回谈判桌的前提是履行伊核协议 / 我对未来非常乐观 / 伊朗谴责干涉香港内政的行为

伊通社(IRNA)德黑兰8月29 电 伊朗外长关于香港的最近局势表示,不幸的西方国家一直依靠干涉独立国家的内政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我从来都不相信他们是出于对人权的关切,我们谴责任何干涉中国及中国香港内政的行为,还认为这样的行为不利于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团结。我们相信中人民包括香港人民在没有外部干涉的情况下完全有能力处理好当前局面。我一直坚信外部干涉会使局势进一步恶化而不是有所改善。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在结束了短暂的巴黎之行和访问中国之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外交部部长穆罕穆德·扎凡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接受了央视记者水均益的专访。

采访中扎里夫表示在我们看来伊朗将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重要角色,因为我们不仅有“南北走廊”,还有“西南走廊”,二者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和欧亚大陆带来诸多机遇;此外,倡议还能帮助阿富汗和中亚发展经济促进地区发展与互联通。所以我们将“一带一路”倡议视作是地区发展全球和平与安全的重要因素。

全文如下:

记者:外长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拨冗在北京接受我们的采访。

扎里夫:非常开心接受你们的采访。

记者:非常感谢!首先 我想先从您最近的日程聊起,我们知道 就24 小时前您突访法国七国集团峰会的举办地,您能否讲讲其中的经过?

扎里夫:我于上周五同法国总统马克龙进行了会晤,内容是如何继续推进法伊两国总统在过去数周的对话,我们对未来趋势进行了展望聚焦欧洲如何能够在伊核协议下履行承诺以使伊朗重新全面履行核协议,周五这次在巴黎的对话进展顺利,周六晚我接到法国外长电话邀请我去比亚里茨进行下一步对话。

记者:你当时是从巴黎回到国内的吗?

扎里夫:是的。他们需要进行一些技术性讨论所以我们飞过去同法国外长和财政部长进行了进一步的会谈,与会的还有我的同事政府各个部门的官员比如石油部门和中央银行,之后我还会见了法国总统马克龙,然后因为我需要离开以便按时往中国会晤王毅国务委员所以在比亚里茨进行四小时对话后我便离开了。

记者:所以说你在比亚里茨只停留了四个小时?

扎里夫:是四个小时,从机场到会场,再从会场到机场;但是会谈顺利,正如我所说的对话焦点是欧洲如何践行诺言因为如你所知伊核协议基于两大前提,一是伊朗核计划用于和平目的,二是世界各国同伊朗经济关系正常化,遗憾的是特朗普总统将禁止同伊朗关系的正常化,视为第一要务发起来针对伊朗及其人民的经济恐怖主义即他所谓对伊朗人民的“经济战”有鉴于此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特朗普总统放弃其对伊方针,第二个选项 也是我们主要聚焦的是马克龙总统所谈到的让美国重新履行核协议的可能性。我们也探讨了如何才能让美国停止对其他国家的施压以便他们与伊朗进行正常经济往来。

记者:自从您离开法国我们所说在七国集团峰会期间特朗普总统提到他已经准备好同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而鲁哈尼也表示如有可能原意同美方接触所以就此有任何实质进展吗?

扎里夫:我不清楚,我们曾同美国进行了数月的最高层谈判并就伊核协议得出结论现在事态走向取决于美国,我方从未离开谈判桌;伊朗根据核协议同其他各方每三个月举行一次会晤。美国在2018年4月前一直参会但美国在当年5月决定离开谈判桌,美也清楚重回谈判桌的前提那就是成为伊核协议成员。

记者:所以我的理解是 如果欧洲国家在伊核协议问题上没有任何进展并且如果美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没有采取任何积极的行动伊朗会考虑进一步退出核协议吗?

扎里夫:我们不需要退出协议,核协议的谈判是基于互信尤其是在伊美之间,为此,我们在协议中制定了机制用以处理违约行为以及各方可以采取的补救措施而伊朗可以采取的补救措施之一就是减少其履行承诺,这也正是我们所采取的行动。美国退出核协议后伊朗等待了十五个月,直到核协议对伊朗人民没有任何经济益处但我们给了欧洲十二个月时间,然后又给了三个月的时间直至第一阶段生效然后我们才采取行动而这些行动都是协议范围内的并不等同于退出核协议,下一阶段开启时间是9月6日。

记者:外长先生,您最近的一次,法国七国集团峰会之行可以说还是局面僵持,您认为我们所处何种阶段,您怎样预计未来的走向?您对此乐观吗?

扎里夫:我对未来非常乐观。原因有且只有一个,就是伊朗的发展 成就和生存从不依赖外部世界而是依靠我们自己的人民;他们积极 努力谋求发展;我们在过去一年稳定了伊朗经济,它曾一度遭到重创但已恢复至少三分之一的本币币值,伊朗与俄罗斯及周边邻国关系良好,主要和各接壤邻国开展贸易所以我认为伊朗不仅能够在重重压力下生存下去还可以继续实现繁荣发展,正如过去四十年一样。

记者:我们来谈谈中伊关系吧;刚刚也讲到我们有着非常好的战略关系,伊朗如何评价我们的双边关系?未来又会是怎样的?

扎里夫:伊朗和中国的关系延续了数千年,两国人民都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份子,所以两国关系不仅是现代的关系,还有着数千年的历史渊源;我们的关系还会延续下去。中伊两国人民代表的是两国伟大的文明,如我刚才所说两国已有数千年的交流,加入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伊朗做出的重要战略选择,旨在帮助国际社会形成和平 互利共赢的国际关系,这是我们的计划和行动方针。伊朗外交政策是全面的外交政策,我们愿与所有希望和伊朗关系正常化的国家建立密切联系,这一点和中国很像,中国也有类似的政策,不论是中国还是伊朗,都不会在外交事务中出卖独立和主权,这是中伊两国关系的坚实基础。

记者:说到“一带一路”倡议,伊朗认为这样的倡议可以为我们两国和其他参与国家带来什么?

扎里夫:我们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提升了本世纪未来互联通的可能性,,为促进各国往来提供机遇,帮助欠发达地区发展,减贫,帮助有需要的地区通过经济发展消除贫困,减少犯罪,打击毒品;“一带一路”可以成为繁荣的源泉。在我们看来伊朗将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重要角色,因为我们不仅有“南北走廊”,还有“西南走廊”,二者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和欧亚大陆带来诸多机遇;此外,倡议还能帮助阿富汗和中亚发展经济促进地区发展与互联通。所以我们将“一带一路”倡议视作是地区发展全球和平与安全的重要因素。

记者:外长先生 在一个多月后我们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七十年间 中国发展迅猛,尤其是过去四十年的发展成果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您 或者说伊朗如何看待中国七十年来的成就?

扎里夫:我们有两点看法,第一 中国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命运,这对中国人民来说可喜可贺,我也在此向中国人民和政府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提前送上我的祝贺。第二,中国通过富有远见和独立的政策取得了经济奇迹并且关注中国人民发展经济的需要在国际层面则着眼于国际关系的平衡,取得了巨大发展,这是中国人民和我们整个地区的重要成就。

记者:非常感谢外长先生。此外,我们一直都会记得,这七十年的发展来之不易,我们遇到过难题,也历经起伏,比如香港最近的局势,您如何看待香港的局势?

扎里夫:不幸的是,外国,尤其是西方国家一直依靠干涉独立国家的内政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我从来都不相信他们是出于对人权的关切,我们谴责任何干涉中国及中国香港内政的行为,还不利于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团结。我们相信中人民包括香港人民在没有外部干涉的情况下完全有能力处理好当前局面。我一直坚信外部干涉会使局势进一步恶化而不是有所改善。

记者:外长先生,如果可以我还想请您再回答一个问题,您如何看待您所在地区,即中东地区的局势,尤其是叙利亚的局势?我们是否即将迎来该地区内战,暴力和战争的终结?

扎里夫:我当然希望是这样,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一直都致力于寻求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方案。此前,我们已经成功停止或者至少削减叙利亚内部的敌对状况并且我们能在过去三四年当中予以遏制,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其它倡议都没有在叙利亚奏效但不幸地是叙利亚的状况也是外部干涉的结果,他们在叙利亚谋求各自战略目的而不是为叙利亚人们着想,他们煽动内乱,以制造另一种地区态势和地区平衡在此过程中,沦连数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沦为难民而在过去数年伊朗一直呼吁地区国家坐到谈判桌前就地区安全环境进行对话,但美国便倾向于输送武器;去年,波斯湾国家从西方购买了一千亿美元的武器,其中六百亿美元的武器来自于美国,令人咋舌!这不是谋求和平和稳定的做法,美国需要重新审视其介入行为的代价。

记者:非常感谢外长先生。

扎里夫:谢谢!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6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