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6日 上午9:27
Journalist ID: 2121
News Code: 83663154
0 Persons
中国驻伊朗大使就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举行记者会 (全文/图)

伊通社(IRNA)德黑兰02月06电 2020年2月5日,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在使馆举行记者会,全面介绍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有关情况,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据中国驻伊朗大使馆报道,伊通社(IRNA)、塔斯尼姆通讯社、迈赫尔通讯社、法尔斯通讯社、大学生通讯社、《伊朗报》、《德黑兰时报》、《市民报》、《东方报》、国家电视台、Press TV等13家伊主流媒体记者以及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华社、文汇报及凤凰卫视驻伊记者等40多人出席。下面是常华大使在记者会上的问答实录:

常:首先,我对各位记者朋友的来到中国使馆表示热烈欢迎。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我也很关注伊朗各家媒体对有关疫情的报道,我认为总体上是客观公正的。希望各位伊媒体朋友能够继续公正、冷静地报道有关疫情,特别是科学理性的声音。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先生所指出的,有时恐慌比疫情本身更可怕。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中国已经建立了举国体制,我们以最严格、最彻底的措施应对疫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有关防疫工作,要求时刻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中国还成立了以李克强总理担任组长的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全面开展防控工作。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战胜疫情。

中国抗疫工作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伊朗外长扎里夫先生是全球第一个表达支持中国抗疫工作的外长,早在1月23日他就用中文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上述支持。前天,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扎里夫外长通了电话。我注意到昨天扎里夫外长又用中文连发两条推文,他说:我们谴责美国趁人之危的做法,比起2009年美国对H1N1流感的防控,中国显然更负责任、也更成功。上周我到访过设拉子,拜谒了伊朗古代著名诗人萨迪的陵墓。扎里夫外长在他的推文里引用了萨迪的著名诗句:阿丹子孙皆兄弟,兄弟犹如手足亲。造物之初本一体,一肢罹病染全身。他还引用中国《诗经》里的一句诗: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意思是说:不用担心没有战袍,我们穿同一件战袍去战斗!很多伊朗官员,包括副总统萨塔里、政府发言人拉比伊、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卫生部官员等都公开发声,表示坚定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许多伊朗各界友好人士也表达了对中国的支持。

我昨晚看到一个小视频,伊朗孩子们用中文喊: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我们伊朗人都支持你们!

昨天这个视频在中国社交网络上热传,很多朋友把这个视频转给我,说看到这个视频非常感动,有的还掉下了眼泪。中国有句老话叫“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患难时刻真情,患难时刻才能认出谁是真朋友。我想通过伊朗媒体,对伊朗政府和人民,特别是这些孩子们表示衷心感谢。下面请各位记者朋友提问。

伊通社记者:前天两国外长交流的时候提到在共同应对这次疫情方面的合作,我想问双方进行了哪些合作?特别是伊朗有很多留学生,为了避免这些学生感染疫情,双方进行了哪些合作?

常:2月2日,我会见了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先生,他表示要加强双方在抗疫方面的合作。中国一直本着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向国内外发布疫情信息,我们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通报了疫情情况,及时主动向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病毒基因序列。我们积极回应各方关切,加强与国际社会合作。我们会同保护中国公民健康一样保护在华外国公民。我想请记者朋友们注意,目前在国外确诊的病例实际上不到确诊病例的1%。我想这个数字也充分表明,中国政府为控制疫情传播采取了最严格最有效的措施,这也是为了保护世界人民的健康做出我们的巨大努力。

伊朗大学生记者俱乐部记者:我们注意到疫情的影响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世界,以至于世卫组织已经多次就此召开会议并发出了一些警告,呼吁国际社会合作共同应对疫情。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美国等一些国家高官有一些可以说是不道德的发言,似乎他们认为疫情有利于本国的经济。因为中美正处于贸易战之中,我想知道您作为中国大使有什么看法?

常:我们抗击疫情既是对中国人民负责,也是对世界人民负责。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先生1月下旬访华,他对中国政府采取的举措深表赞赏,并且认为中国“设立了应对疫情新标杆”。1月30日世卫组织在宣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同时,谭德塞先生召开了一个记者会,明确表示没有理由采取不必要的国际旅行和贸易限制。2月3日、4日,总干事又发表了讲话,如我们理解和尊重一些国家采取合理和必要的检疫措施,但反对那些过度应对,甚至制造恐慌的做法。至于你刚才提到的某个国家官员说的一些非常不负责任的话,我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先生已经明确表达了态度,他谴责美国是乘人之危的机会主义。

我看这个评论没错!这是一种疾病,是全人类应该共同应对的公共卫生安全挑战。类似的传染性疾病,在美国、在非洲也都曾发生过。2009年美国爆发H1N1流感,波及到了214个国家,这场疫病造成的死亡率达17.4%。传染病疫情是一种非传统安全挑战,需要全人类共同应对。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先生说,病毒是不需要护照的,这种非传统安全跨越国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我希望某些国家多做些合作的事,少做落井下石的事。

《市民报》记者:我们注意到中国采取的迅捷的举措,在不到10天的时间就建起了一座医院,世界卫生组织也称赞中国的做法。但是美国的一些媒体也报道称在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中国政府隐瞒了疫情,以至于反应有些慢。大使先生您怎么看?

常:这次疫情确是一个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在疫情面前,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你刚才提到了武汉在10天之内建起了一座1000张病床的医院,今天一个可容纳2000张病床的新建医院也要在武汉投入使用。至于在疫情爆发之初,我们可能是有些地方、有些部门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前天习近平主席主持的一次重要会议上特别指出,我们一定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迈赫尔通讯社记者:我们都知道这个疫情可能会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对股市、石油市场供应产生巨大影响。那么大使先生您认为这场疫情对中国经济产生的影响持续时间会有多长?特别是对中国的对外贸易产生多大的影响?尤其是中伊贸易的影响。

常:我向大家推荐一份报告,一会儿我要发给大家。这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里面详细介绍了中国抗击疫情的进展和影响。

至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实事求是地说,短期内肯定会有些影响,具体影响还要看多长时间内战胜这次疫情。你刚才提到了股市情况,虽然我个人不炒股,但是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中国股市最近几天的情况。因为中国春节,中国股市是在节后2月3日开市的,3日当天,上证和深证指数下跌约8%。但是昨天股市就回稳了,今天中国和亚太地区股市已经大涨,说明恐慌情绪已经过去,人们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中国经济已今非昔比,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已经超过了1万美元。所以我认为疫情不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太严重的影响。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后,中国经济发展一枝独秀,我们一直保持着高于6%的增长率。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就提出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即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和新中国成立100周年。今年我们要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就是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完成全面脱贫,我相信一定都会如期实现。

中伊是全面战略伙伴,我们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持续稳定发展,当然中伊两国的务实合作无疑受到了第三方无理干扰。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而且利用所谓的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阻挠其他国家同伊朗开展正常经贸合作。中伊之间的友好合作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我们会切实维护我们的利益。2018年中伊双边贸易额大约是350多亿美元,2019年1月至11月双边贸易额220多亿美元。这个数字同比下降了30%多,这是由于第三方干扰。我也注意到伊朗媒体有一个报道,2019年1月至11月伊朗对外贸易总额是600多亿美元,说明一个问题,尽管中伊贸易额大幅减少,但是仍占伊对外贸易的三分之一。中国是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全球12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我想如果采取不必要的旅行和贸易限制的话,恐怕受到损害的是世界上很多国家,不仅是中国。

昨天是中国农历“立春”,说明春天来了,我相信冬天的寒冷很快就会过去,我们一定会迎来中伊双边关系一个更加美好的春天。

塔斯尼姆通讯社记者:我在媒体上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了会议,专题研究应对疫情的措施,在会后的报告中提到中方应对疫情有一些需要弥补的缺陷,我想问这些缺陷具体是指什么?

常:中国有句老话叫“多难兴邦”。面对困难,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人民总是能万众一心,勇往直前,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当前中国正在发挥各种优势抗击疫情,包括我们的经济实力、强大的动员力以及2003年应对“非典”疫情的经验。但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你对中国的情况非常了解,所以你提到了前天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这次疫情。我刚才说过,这次应对疫情,是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求时刻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各方力量开展防控。

习主席一声令下,中国政府、地方和军队全面动员,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这恐怕在全世界都是少见的。这次会议提出一定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要针对这次疫情应对中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健全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处理急难险重任务的能力。你可能注意到在中国一些地方已经处分了一些对疫情应对不力、隐报缓报的干部。

伊朗大学生通讯社记者:根据您了解的最新情况,现在是否有在疾病治疗或者疫苗研发等方面的最新成果。最近有国际媒体报道称已经找到治疗此病的有效方法,中国国内在这方面是否还有最新情况?

常:中国有关医疗和科研部门正在加紧研究病毒来源和治疗药物,同时我们也注重加强国际合作。世卫组织要组织一批专家共同研究抗病毒的方法,包括美国专家在内。我本人不是科学家,但我相信科学。伊卫生部长纳马基先生跟我讲,这个病毒目前看来死亡率是比较低的,甚至低于一些流感的死亡率。他还认为,经过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研究和中方的有力举措,可能在两周之内找到病毒的应对方法。今天早晨,中国国内确诊病例达到24442起,死亡400多人。从2月1日开始,治愈人数已经超过死亡人数,这是疫情可治、可控的标志。当然,400多个死亡病例,我们也感到非常痛心,这不是一个冰冷的数字,我们要尊重每一个生命,尽全力去拯救生命。我希望通过科学家们的努力,能够尽快把疫情遏制住。

《伊朗报》记者:在此次疫情爆发之前,伊朗的旅游部门制定了专门计划,吸引中国游客来伊朗观光旅游。我想知道中国春节期间,来伊朗的中国游客有多少?有多少人取消了其旅行计划?我们知道每年中国出境人次是1.2亿,由于疫情爆发,本次春节有多少游客取消了出游计划?有多少游客出境旅游?

常:关于春节期间有多少中国游客来伊朗观光旅游,我希望你向伊朗主管部门询问,如果你问到了这个数字也可以告诉我。

自我到任后,我感到伊朗有关部门在吸引中国游客方面付出了很大努力。文旅部长穆奈桑先生会见过我好几次,他说希望吸引100万中国游客来伊旅游,但现在只有7至8万人,这个数字在中国每年1.5亿出境人次的总数中比例太小。春节的确是中国公民出境游的高峰。但是今年的情况对伊朗来说有些特殊,这不是因为病情。1月3日,苏莱曼尼将军遇袭身亡的时候,我正在伊斯法罕,那时我看到很多中国游客。但事件发生以后,特别是伊朗向美军基地发射导弹后,大批中国游客担心地区安全问题离开伊朗,那是在疫情爆发以前。马汉航空公司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告诉我,很多中国游客取消了预订机票。春节期间我去设拉子参访,我原来以为会有很多中国游客,因为伊朗文旅部制定了专门吸引中国游客的计划。在著名的波斯波利斯遗址,我看到的中国游客不超过100人。中国游客一般在伊朗旅游7-10天,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

伊朗有非常丰富的旅游资源,有24个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关注我的推特,在某个国家领导人扬言可以攻击伊朗文化遗址的时候,我发布了几张在伊斯法罕拍的照片,那条推特得到3000多个点赞,700多个转发,伊通社还有其他很多伊媒体都转载了我这条推特。我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游客来这里领略古老的波斯文明。但是现在由于疫情,如果不是有紧急公务,我们也不建议中国公民来伊旅游。我希望疫情赶快过去,也希望地区局势尽快平静下来,伊朗的旅游业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东方报》记者:您是否了解伊朗航空公司帮助多少人从伊朗回到中国,包括经由其他国家回到中国?

常:建议这个问题你向航空公司了解。但马汉航空告诉我,年初由于受到地区局势影响,很多人都退了票。据我的推断,中国游客应该不是很多,而且大部分节后都已回去了。

塔斯尼姆通讯社记者:我注意到前几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支持表示感谢,说患难见真情。我想问的是中国自伊朗石油进口的问题,自去年9月以来,中国从伊朗石油进口下降到每月100万桶,是否可能因为中美达成某种不公开的协定导致中国自伊朗石油进口量下降?

常:我刚才说过,中伊务实合作受到了第三方的干扰。我们认为,这种干扰其他国家的正常合作不符合国际法,我们反对美国的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去年5月,美国声称要将伊朗石油出口“清零”。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中国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公开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国家,不管总量是多少。我没有听说这个政策有什么变化。

Press TV记者:伊朗和中国如何开展卫生合作?

常: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先生告诉我,伊朗的医疗卫生水平在西亚地区是标杆。我也注意到,伊朗的医疗旅游是一个重要产业,去年有60万人来伊进行医疗旅游。我听说纳马基先生向中国卫健委主任写信表达了合作意愿。我相信抗击疫情不仅需要中国的努力,也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合作,伊朗当然可以从中发挥作用。

常:衷心感谢各位记者朋友,希望你们继续公正、客观、理性报道此次疫情,特别是多报道伊朗人民对于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5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