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6日 下午3:33
Journalist ID: 3077
News Code: 83789334
0 Persons
上外学者程彤在伊朗主流媒体发表文章:澄清事实交流经验 促进理解展望未来

伊通社(IRNA)德黑兰 05月16电 中伊两国应该在经贸领域加深合作,打破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和对中国的关税压制。当然,首要前提是尽快摆脱乃至消除美国的金融霸权。金融既可以促成资源的有效配置,也可以造成资源过度集中和加大人类社会的贫富差距。尤其当金融资本掌握在极少数利益集团手中后,他们会操控金融资本流向,将资源和财富源源不断地涌向自己这边。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伊朗主流媒体之一在首页上发表上外东方语学院院长、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备案)伊朗研究中心负责人程彤教授撰写的波斯语文章,《中国在新冠疫情初期和将来疫情后的应对——兼谈疫情对中伊关系的影响》。

在此,特刊发文章的中文翻译,以飨读者。

自新冠肺炎病毒出现之后,这个病毒已经造成全世界超过四百万人被感染,死亡超过二十八万,并且全球疫情还处于持续增长阶段。与此同时,西方媒体和西方一些国家政要,针对中国在疫情初期应对提出质疑,从而引发了普通民众的困惑。中国的官方媒体专门以时间轴的形式,做了明确的回应。世界人民可以清晰地了解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的应对和在控制疫情蔓延方面做出的巨大努力。此举传递出中国政府的重要信息——抗击疫情方面是公开透明、没有隐瞒的,中国将尽可能地与国际社会共享信息和经验,发出预警,一起来抗击人类共同的敌人——新冠肺炎病毒。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在第一时间上报了3个可疑病例;29日,湖北省和武汉市相关部门指示进行调查;30日,武汉市政府相关部门发布《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31日,中央政府派专家组前来调查;2020年1月3日,中方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22日中国正式确认该病毒可以“人传人”,23日,中方采取了关闭离汉通道等空前全面、彻底和严格的措施。

西方政要和媒体质疑中国在疫情初期反应迟缓,信息不公开,但这个观点有失偏颇。鉴于新冠病毒是人类首次遭遇,且是在武汉被确认,对其危害性的认识都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认识过程的长短不是靠主观的推想,而是基于实际的科学的调查分析。从中国分析出病毒基因所花的时间这个事实来看,中国已经尽可能做到了最好,其它国家是否能够做到这样还是一个问题;同时,中国在传统春节(这个类似西方圣诞节、伊朗新年)这个全国举家团圆的日子的前夕,当时全国总确认病例571例,国外9例,依然决定封住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城市,需要多大的决心和魄力。我们都清楚,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在发现少数几个病例时就宣布采取封城的极端举措。

西方媒体还长篇报道了李文亮医生的事迹,称他为“吹哨人”。这无非是想以此指控中国政府隐瞒真相。李文亮医生是英雄,他死后得到了政府的表彰,也得到了民众广泛的尊敬和赞扬。但是,他所发的小范围的消息是在12月30日,比首例正式上报时间晚了三天。众所周知,对于有可能引发社会恐慌的信息的发布历来是严格受政府管制的,就像伊朗处于地震多发地,只有政府才有权力综合信息、研判局势、发出预警,否则将会引发社会动乱。

西方一些媒体和政要还向中国提出所谓的索赔,这完全是无理的要求。首先,疫情在武汉的爆发是自然灾害,中国不但付出巨大代价积极抗击疫情,为世界其它国家争取时间,同时还积极帮助世界各国抗疫,其中包括伊朗。我们要问,因金融寡头的贪婪而造成的2008金融风暴,美国赔偿了没有?多少年来美国给世界其它国家造成的灾难,包括故意制裁伊朗,给伊朗造成巨大的损失,他们赔偿了没有?还是继续变本加厉,趁人之危?

关于武汉是否就是病毒发源地,中国科学家钟南山认为疫情最早在武汉被发现,并不意味武汉就是病毒发源地。中国政府认为,这个问题应该让科学家去探究。西方一些政治家出于其自身的政治立场和目的,想用政治的手段回答学术的问题,这有悖逻辑。况且,越来越多的证据将西方一些国家发现首例病例的时间不断往前推进,甚至被推到2019年的11月。所以,将武汉定为病毒发源地是草率的。与此同时,中国也向美国问了十个问题:

1.禽流感病毒改造去年突然重启,之后无声无息,为什么?

2.美军生物实验室一度关闭停产,真相是什么?

3.去年传染病演习情景今年真实上演,真的只是巧合?

4.提前预测疫情大流行又无视警告情报,为什么?

5.有多少流感患者感染的其实是新冠肺炎,能不能说清楚?

6.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社区传播是否早已开始?

7.全球首个启动新冠疫苗人体试验,这么快是怎么拿到毒株的?

8.政府说疫情不严重,官员却在狂抛股票,为什么?

9.不许美国专家学者随意公开谈论新冠病毒,是想干什么?

10.海外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做什么研究,为什么从不向外界透露?

至于《方方日记》,这本记载了武汉疫情初期作者个人的所见所闻,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后,西方一些人士想以此作为攻击中国的证据。但事与愿违,中国以外的读者们会发现,几个月之后在他们的一些国家居然在真实地上演,甚至更加严重。

至于普通民众层面,东西方社会在应对疫情中也存在一定的差异。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戴口罩的问题。尽管各方都有其理由,但是这可能是基于不同的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但就伊朗传统来讲,琐罗亚斯德教的祭司在祭祀活动中用白布遮住嘴巴,以保护圣火的清洁。从文化人类学角度,这体现了古代伊朗人早就具有对如何防止疾病传染的认知。同样,伊斯兰教也崇尚清洁,这也反映出社会对公共卫生与个人卫生的要求。

随着中国疫情的控制和伊朗等一些国家疫情的趋稳,人们开始考虑后疫情时代的变化,或者说疫情已经给世界造成的变化。

有些学者提出中美发生对抗,或者脱钩?全球化的趋势被逆转,从而迫使其它国家选边站队?如何继续保持整个世界和平发展的势头?

中国早已是全球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拥有最完整的制造体系,那些国家试图与中国脱钩,只有对其自身不利。即便有些产业回流他们国内,其规模毕竟有限,也不符合经济规律。

中国愿意与所有国家建立平等的相互尊重的关系,发展经贸文化交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特朗普政府却一直主张美国优先,所以是否会发生选边站队可能性取决于美国的态度和作为。

保持世界和平发展的势头,关键问题就是能否避免战争。当前的社会谁都不敢轻言战争,尤其是在疫情尚未控制的情况下。除非是领导人失去理性,或者个别利益集团为了集团利益采取极不理性的行为——无端挑起战争,这必将遭到失败,遭到全世界的反对。

疫情之后,中国会发生何种变化?首先,疫情给中国造成经济上重大的负面影响。中国政府以牺牲巨大的经济利益为代价,维护国民的生命与健康。经济上的损失主要体现在:工业产业链断裂;消费生活的停顿服务业受损;投资下降;财政收入下降;疫情控制常态;对外贸易受损。但是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增加了,对自己国家的制度更加认同了。

在政府层面,政府可能采取以下金融手段应对:扩大赤字;提供特别国债;减税;延缓五险一金的交付;补贴支持等。

在产业方面,中国将积极发展新兴产业,以水平分工和垂直整合的方式,打造价值链集聚,改善营商环境,选择大产品。同时发展新基建,通过新基建本身创造价值,特别是5G基建。

在国际领域,中国将积极分享控制疫情的信息;积极配合世界卫生组织,与国际社会在疫苗和特效药的研发、生产和分发上开展合作,实现全球信息开源和成果的共享;帮助医疗条件较弱的国家,防止更大规模的疫病的爆发;维护供应链、产业链的稳定与安全,防止世界经济次生灾害。

中国和伊朗都是世界上的文明古国,虽然经历了各种磨难,但屹立至今。此次伊朗也受到疫情的影响,伊朗政府与民众也积极投入到抗疫过程当中,经过努力,情况正向好的方向发展。无论制裁和疫情都难不倒伊朗人民,反而使伊朗人民更加坚强。

此次疫情中两国人民相互帮助,相互鼓励,出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人和事,两国人民都切身感受到对方的真情和彼此相互间的重要意义。

我们相信,凭借几千年来特别是这些年来两国的传统友谊,以及这种友谊在此次疫情中的进一步提升。中国和伊朗在后疫情时代将更加强化双方在各方面的合作。在政治上反对霸权,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建设新丝绸之路,推进符合整个国际社会利益的全球化,而不是围绕少数金融集团利益和少数国家利益的全球化。从整个人类命运的角度,与自然和谐相处,推进绿色发展,共同应对全球性的自然灾害,而不是利用灾害作为工具,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

中伊两国应该在经贸领域加深合作,打破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和对中国的关税压制。当然,首要前提是尽快摆脱乃至消除美国的金融霸权。金融既可以促成资源的有效配置,也可以造成资源过度集中和加大人类社会的贫富差距。尤其当金融资本掌握在极少数利益集团手中后,他们会操控金融资本流向,将资源和财富源源不断地涌向自己这边。

所以中伊两国需要积极展开金融合作,通过深化易货贸易减少金融障碍,破解国际金融体系被美国掌握的局面,从而尽早恢复和发展两国国内经济,促进两国经贸往来,提升经贸合作水平,构建符合双方利益的产业链和制造链。

在文化领域,我们要相互推进中文和波斯文在对方学校的推广,让青年人通过学习语言,了解对方文化,加深相互理解,消除因仅通过第三种语言文字介绍和宣传而产生的误解,充分认识文明的多样性,文化的多元性,构建新的国际视野,促进在各领域的合作。

另外,我们也要防止我们各自内部不利于两国关系发展的一些因素。这些因素有时是源于在西方媒体主导下的国际传媒造成双方各阶层缺乏相互了解,有时是个别人潜意识中习惯于用西方的思维方式和价值基点分析判断和衡量第三方亚非国家的事务,他们不自觉地被西方媒体和舆论所左右,这对于亚非国家相互间团结合作是不利的。

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各方交流愈加密切便利,彼此依赖加深,使得地球好比一个村庄,人们间的距离和共存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想通过零和博弈来处理问题会越来越困难。我们应该将人类看成一个整体,就像伊朗著名诗人萨迪讲的那样:“亚当子孙皆兄弟,人类一体如手足。”大家采取信任、合作共赢的原则,与自然和谐相处,构建美好的未来。人类未来怎样,完全取决于我们当今的愿望和行为。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