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7日 上午10:35
Journalist ID: 3077
News Code: 83886008
0 Persons
一位孔子学院教师的“伊”时光

伊通社(IRNA)德黑兰07月27电 初读席慕容先生的《我》,便不由得心生欢喜。“喜欢出发,喜欢离开,喜欢一生中都能有新的梦想,千山万水随意走去。”这和我的生活有着些许相似,只是我喜欢出发,但不喜欢别离;我的新梦想仍是成为一名好的汉语教师,但去的每一个地方并不觉得是随意,而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 我与伊朗之缘始于2019年10月,夏令时的伊朗跟中国有着4个半小时的时差。飞机在德黑兰安全着陆,我从背包拿出黑色头巾往头一裹,便大大方方地下了飞机。来机场接我们的是孔院的一位志愿者老师和一位大四的学生伟杰,他的礼貌和几乎标准的汉语发音让我激动、兴奋而又紧张,全然没有路途的疲劳。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传说中的伊朗,第一次见到我未来的学生,第一次担任中文专业本科生的教学工作。带着满满的期待,开始了在伊朗的新生活。

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虽曾在泰国任教过两年,但学生的年龄阶段、汉语水平以及学习目的并不一样,所以在了解学生和教材的同时,也得对自己的教学方式、方法进行调整。德黑兰大学中文专业的课堂,不存在太多课堂管理的问题,而且学生都是成年人,教师的重点在于传授中文知识,提高学生的听、说、读、写技能。所以,课前的备课工作必须得充分。对于我来说,《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现代汉语》(黄廖版)、《1700对近义词语用法对比》等工具书在备课时从不离手。

 德黑兰大学中文专业对学生的要求并不低,他们使用的教材和国内高校留学生的本科教材基本同步,所以他们可不是大家印象中的会说几句中文而已。课堂上的他们积极思考,不懂就问,比如连词“即便”和“虽然”的不同;有些同学课后还会拉着老师帮看用重点词语造的句子或者自己写的作文。她们心怀歉意占用我的休息时间,而我却被她们的努力所感动。他们提的每一个问题、出现的每一个错误,都是我课后反思的一个重要方面。此外,孔院组织的教学研讨会也为教师交流教学经验、探讨教学方式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伊朗,旧称“波斯”,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有着丰富的文物古迹和文明遗产。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其实,伊朗也是一个礼仪之国。

每一次汉语课堂,必不可少的“老师好”、“老师辛苦了”。课堂之外,人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辛苦了”或“你好,辛苦了”,“谢谢”也是常挂嘴边。无论你是坐出租车还是去商店买东西,问候和感谢都是必不可少的。伊朗人的这种礼貌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地深入生活。

伊朗男士给我的印象是非常绅士。记得有一次下班回家,在电梯口遇见一位男士。我住二楼,见电梯未来便准备走楼梯。但在我准备推门走楼梯时,那位男士立马说了声“请”,他把电梯留给了我,自己爬楼回家了。每次想到这件事,总有股暖意涌上心头。

伊朗是一个穆斯林国家,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和魅力。它少了娱乐的那份热闹,但多了文化的那份厚重。自己的生活也不免变得慢下来、静下来。

一个人在家的日子,有学习有休闲,生活有滋有味。阅读专业书籍,学习波斯语,不断提升自我。熬汤做饭,研墨练字,养花拼图等,静享专属自己的闲暇时光。周四或周五休息的日子,与同事偶聚,聊天做饭,不亦说乎。冬至春节,孔院教师齐聚庆祝,异国他乡倍感温暖。

写到此处,想起了德黑兰2019年白雪皑皑的冬天。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雪了,看到下雪的心情和学生一样激动、兴奋,一下课便和同事跑到外边打起了雪仗,同玩雪的学生堆起了雪人。

简单的生活总有简单的幸福。很多人听“伊”好奇,因为它是一位带着神秘面纱的美丽女子。也有人羡慕我在伊朗的工作和生活,因为这是一种不一样的生活体验。若要问我,那就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遇见“伊”,何其幸运!

作者简介
李丽

云南大学孔子学院专职教师,

2019年10月至今,任教于伊朗德黑兰大学孔子学院。

文章转载自德大孔院CIUT微信公众号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