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22日 下午5:22
Journalist ID: 3077
News Code: 83918073
0 Persons
“一带一路”视域下的伊朗出版业

伊通社(IRNA) 德黑兰08月22电 伊朗有5160家出版社,年出版图书6万多种;全国有3300家书店、570家印刷公司;伊朗有文化展览学会等多种出版行业组织,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已连续举办30届;首都德黑兰是伊朗的出版中心。伊朗主要作家的代表性作品都已在中国翻译出版,近年有关伊朗研究的图书出版较多,但无论从图书出版的数量还是品种来看,国内出版界对伊朗的关注都还不够。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伊朗地处西亚的心脏地带,具有重要的地缘优势; 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位居世界前列,具有重要的资源优势;伊朗还是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影响力最大的国家之一,具有政治优势。可以说,伊朗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合作国家。中伊两国友谊源远流长,两千年前,古老的中华文明与波斯文明就通过丝绸之路连接在一起。近年来,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年来,中伊两国在贸易、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合作不断得到深化,促进了我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及邻近国家的务实合作和共同发展。2019年中国将成为伊朗国际图书博览会的主宾国。全面了解伊朗出版业,加强对伊图书出版,对开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和发展,加快我国出版走出去步伐,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伊朗出版业发展现状

首都德黑兰是伊朗的出版中心,全国主要的出版、印刷、发行等公司或机构以及出版专业人员大多集中在这里。

伊朗共有5160家出版社,其中3185家分布在德黑兰,其余1975家分布在其他大城市。伊斯兰革命以来的三十多年间,伊朗出版了近百万种图书。大约每天发布350种新书信息,每月出版5000多种图书,2011—2015年期间分别出版图书53447种、47598种、49367种、50201种和62371种,五年共计出版图书262984种。此外,伊朗全国还有155家电子书出版机构,大多分布于德黑兰,最活跃的电子书出版社有30家。全国从事出版装帧设计的平面设计师有352人,从事出版的专业摄影师有183人,这些专业技术人员也大多分布于德黑兰。图书发行和销售方面,伊朗共有126家图书批发中心,94家在德黑兰;共有3300家书店,其中825家分布在德黑兰。印刷行业方面,伊朗全国有570家印刷公司,250家在德黑兰。全国有装订企业171家,其中107个在德黑兰。全国有241家纸业公司,绝大多数分布在德黑兰。印刷协会在伊朗出版业中亦扮演着重要角色。

伊朗最受读者欢迎、最流行的图书是教育类和故事类图书。电子书在伊朗也非常受欢迎,读者下载和获取电子书都很方便,可在手机上阅读。电子书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尤其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此外,有声读物读者也在与日俱增,有声读物的爱好者们在开车时或睡觉前都会喜欢听一些有声读物。

由于受限于设备和技术,伊朗的数字出版历史非常短暂,2004年才引进首台数字印刷设备。近期,在伊朗第五届数字印刷和桌面出版展览会上,一家大型出版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在数字出版领域,伊朗在过去的15年里并未落后。某种程度上,我们和数字出版产业保持着同步的发展,数字出版是伊朗的热门产业”。

二、出版行业组织和图书博览会

(一)伊朗的出版行业组织

伊朗的出版行业组织或协会众多。全国51个被认可的出版行业组织和协会中,14个设在首都德黑兰。“伊朗文化展览学会”(Iran Cultural Fairs Institute)是伊朗最主要的出版行业组织。学会成立于1992年。受伊朗文化部的委托,过去20年来,学会举办了一系列文化活动,最重要的是每年一届的“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TIBF)。其次,1993年以来还在全国各地举办各类书展和文化活动,旨在推广和扩大图书的阅读。学会还代表伊朗出版界参加法兰克福、波洛尼亚、北京等国际书展。学会也从事出版活动,出版230多种当代波斯小说、文学和诗歌作品,其中部分图书已被译为多种外国文字出版。

“伊朗出版研究所”(Iran Book House)成立于1993年,主要提供各类出版信息和数据,是伊朗最权威的图书出版信息、数据的生产者和发布者。起初主要通过《最新出版的图书》和《本周出版的图书》两种刊物发布伊朗最新出版信息。随着网络的广泛应用,研究所开始通过网络发布各类出版信息。研究所还出版《教育图书评论》《信息和传播图书评论》《科学图书评论》《历史图书评论》《文学图书评论》等多种期刊。研究所还组织“书评节”“文学爱好者奖”等评奖活动,评选国内最畅销图书和最佳作者。研究所下属的“伊朗出版新闻社”(Iran’s Book News Agency)是发布各类出版信息的主要机构。

伊朗国家图书档案馆成立于1937年。截至2016年,该馆共收藏图书和各类资料750万种,最古老的藏书是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词典。1998年开始,伊朗出版的所有图书,出版前均将相关信息录入目录系统,并附加版权信息页。图书档案馆负责数据的审核和录入,每月约有5000多种图书数据信息录入系统。

“世界图书奖”(World Book Award)是伊朗政府在 1993年设立的最高图书荣誉奖励,旨在奖励上一年度由外国作者和出版社撰写和出版的有关“伊斯兰研究”和“伊朗研究”的优秀图书,前者包括以伊斯兰史、伊斯兰文化和文明等为主题的图书,后者则主要以波斯语言和文字、波斯文学和诗歌、古代波斯文明等为主题的图书。获奖图书和作者将由伊朗总统亲自颁奖。

“德黑兰出版商和书商协会”(Union of Tehran Publishers and Book Sellers)成立于1958年,主要保障会员的各种权利,增进会员间的交流和合作,促进出版业的发展。协会委员会下设投诉、权利、调解、检查、技术、教育等多个专项委员会,协会还组织一些专业出版教育培训。

“大学出版文化协会”(Cultur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Books Publishers)成立于2003年,现有40多家大学出版社参加。协会主要从事文化宣传活动,加强与学术界的沟通和联系,研究出版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

此外,伊朗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行业协会或组织。如2001年成立的旨在加强出版业者内部联系的“伊朗出版工作者协会”(Iran’s Publishers Cooperatives Union),2009年成立的“妇女出版工作者文化协会”(Cultural Association of Women Publishers),主要帮助妇女出版工作者解决出版工作中面临的各种实际问题。 

伊朗全国还有多家版权代理公司,规模较大的有:Kia Literary Agency, Gazelle International Group FZE, Nowrouz Literary Agency, POI Translation House & Literary  Agency。主要代理伊朗各出版社及作者的版权、提供翻译服务等。
为了促进伊朗出版物在国外的出版与传播,伊朗文化部主要资助当代文学、艺术、伊朗研究、少儿图书等各类图书在国外的翻译和出版,资助方式多样,如向译者和私营出版商提供部分或全额资助,或者购买一定数量的图书等。

(二)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

“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Tehran International Book Fair ,TIBF)是伊朗规模和影响最大的图书展览活动。1988年举办首届博览会,之后每年举办一届。TIBF是伊朗最重要的文化活动,也是中东和亚洲重要的图书博览会之一。每届博览会平均有两千多个国内参展商,一百多个国外参展商参加。博览会期间还举办各类图书发布会、与伊朗作家面对面、演讲、写作坊等文化活动。2017年5月的第30届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共有来自29个国家的参展商参加,有300多万人参观,展出外国图书19万多种,国内图书23万多种。

作为亚洲的友好国家,中国参加了历届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2017年5月,国内多家出版社参加书展,并特别推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国道路与中国梦》等主题图书。伊朗同时也是2017年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主宾国,伊朗有13家出版机构及3家版权代理机构参展,展出图书950种;有9位伊朗作家参加展会,并举办系列讨论。每届德黑兰图书博览会都有一个主宾国,2019年博览会的主宾国将是中国。

三、中伊两国的出版交流与合作

近年中伊两国举办过多种文化交流活动,如中国在伊朗各大学创办孔子学院,两国同时举办文化周和电影周,伊朗简化中国公民的落地签证手续等。这些文化交流为两国间的出版交流创造了条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治国理政图书为所有国家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在伊朗受到欢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已被译为波斯语,深受伊朗读者的喜爱。

伊朗图书在国内出版最多的是文学作品。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大规模翻译和出版伊朗文学作品,主要作家的代表作品基本都被译为中文出版。2017年,伊朗作家萨迪克·赫达亚特的《瞎猫头鹰》在国内翻译出版,1936年出版的《瞎猫头鹰》是“伊朗现代文学史上最著名、最优秀、最耀眼的作品之一”。

除文学作品外,有关伊朗的图书以商务印书馆的《世界征服者史》等几种商务汉译世界名著,美国劳费尔的《中国伊朗编》以及《伊朗史》《波斯史》等图书为主,涉及蒙元史、古代中亚史、伊朗历史等主题。

若以“伊朗”为关键词检索当当网,可检索出315种图书。剔除重复图书,实际上国内这个最大的图书网站上有关伊朗的图书还不足300种。这些图书大体可分为几类:一是翻译的伊朗旅游指南图书以及国内出版的介绍伊朗的图书,代表性图书有澳大利亚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的《旅行指南系列·伊朗卷》(中国地图)、《最美伊朗》(中国轻工)、《我在伊朗长大》(三联)、《左伊朗,右中国》(社科文献)、《走进伊朗“看世界”系列》(当代世界)等。二是伊朗作者创作的儿童绘本。三是近几年大量出版的伊朗问题研究著作,如《伊朗大众传媒研究:社会变迁与政治沿革》(传媒大学出版社),《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治制度研究》(世界知识),时事社的《伊朗核问题与世界格局转型》《伊朗综合国力》《现代中国与伊朗关系》,《伊朗蓝皮书:伊朗发展报告》(社科文献)等。

商务印书馆目前正在出版“汉译波斯经典文库”,拟收录包括波斯文学“四大柱石”(著名诗人)在内的8位诗人的10部主要作品,堪称波斯文学的精粹。“文库”首批与中国读者见面的作品将是《果园》《蔷薇园》《哈菲兹抒情诗全集》《蕾莉与玛杰农》《内扎米诗选》等。此外,商务印书馆还在哲学、历史学、法学、政治、艺术、文学等多个学科领域与伊朗展开合作。

同时,商务印书馆也向伊朗输出版权。伊朗还是商务印书馆中华文化图书版权输出的优先合作对象。《新华字典》将译为波斯语在伊朗出版发行。商务与伊朗在人文社科领域展开的合作,为“汉译名著”事业注入新的活力,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文化意义。

2017年,五洲传播出版社与伊朗知识和人文翻译出版中心签订“翻译与出版合作框架协议”。近年来,五洲传播出版社向伊朗输出版权50余种,与伊方合作出版“当代中国”“中国文化”和“人文中国”三套丛书,向伊朗读者介绍中国国情和传统文化。同时,该社还将出版汉英对照画册《“家园”系列摄影集——伊朗》,介绍伊朗的风土和人情;出版《我们和你们——中国和伊朗的故事》,介绍两国友好交往的历史。五洲社还计划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推出一批波斯文版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
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的重大决策,践行“文化走出去”国家战略,2017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西安外国语大学与伊朗阿拉梅塔巴塔巴依大学出版社共同创建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伊朗分社,旨在让中国文化快速走出去,落地生根,辐射周边。

四、结语

尽管伊朗核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伊朗仍然面临着严峻的外交压力,中国对伊投资的风险与收益并存,但无论从地缘、资源还是政治方面来看,作为“一带一路”倡议所涉及的重要国家,伊朗都是中国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关注伊朗并出版有关伊朗的图书,无疑是非常必要的。虽然近年有关伊朗研究的图书出版较多,但从整体看,有关伊朗主题图书的出版数量和品种都远远不够,这与伊朗所具有的地缘优势、资源优势和政治优势的地位极不相称。国内出版界应加强对伊朗主题图书的关注和研究,服务于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同时,出版“走出去”,不仅要关注西方发达国家,也要关注像伊朗这样的区域大国。

参考文献:

1.何乃英.伊朗文学作品在中国的翻译出版[J].中国出版,1992(4).
2.《出版人》杂志“百家号”.[EB/O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76447663282238174&wfr=spider&for=pc。http://www.ibna.ir/en/doc/tolidi/223282/iran-s-digital-publishing-not-lagging-behind-the-world.
3.新华网.[EB/OL]. http://www.xinhuanet.com//book/2017-08/25/c_129689433.htm.
4.五洲传播网.[EB/OL]. http://www.cicc.org.cn/html/2017/wzbb_0824/4282.html.
5.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网站.[EB/OL]. http://www.srftd.gov.cn/info/1585/16775.htm.

(作者单位系西北政法大学)
本文载于《出版参考》2019年2月刊

相关新闻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