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1日 下午3:58
Journalist ID: 3077
News Code: 84118312
0 Persons
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控制疫情传播上,中国具有世界上最成功的记录

伊通社(IRNA)德黑兰11月21电 伊朗外长强调,世界的力量正在转移。在新冠疫苗研发和控制新冠病毒传播方面,中国的表现要比某些一直声称自己很强大的国家好很多。在控制疫情传播上,美国具有世界上最差的记录,而中国则具有最成功的记录。这显示了世界的力量,正在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接受中国凤凰卫视记者采访的同时表示,如果美国想缓和与伊朗的紧张关系,并且表现出更加理性的态度,那么我们也准备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用更加理性态度与之相处。

采访全文如下:

问题1:您如何看待今年对世界和伊朗带来的影响?明年,世界和伊朗将面临哪些挑战?

回答: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表明,无论人类已经取得了多么大的发展,一个小小的病毒就能让我们屈膝投降。这应当让我们人类产生一种谦卑感,意识到在真主和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力量并不强大。此外,这还表明,我们人类是休戚与共的整体,所有人的命运紧密相连。没有人可以独自过着富裕而健康的日子,却不管别人的死活。我们每个人的健康,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与全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些是2020年带给我们的重要启示。

当然,许多有权势的人或许没能获得这些启示,但我发现,在人类大家庭里,还有很多人在观察现实时,不带任何企图,我相信,这些人会获得这些启示。新冠病毒还对很多国家的经济产生了巨大而广泛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不会很快或轻易消失。而伊朗,不仅要承受人类历史上最严厉的制裁压力,同时还要承受新冠病毒带来的压力。但是,伊朗人民并没有被这些压力所击垮,而是顺利地经受住了这些考验,无论身上背负着多么大的压力(艰辛)。

还有一个可见的事实是,世界的力量正在转移。在新冠疫苗研发和控制新冠病毒传播方面,中国的表现要比某些一直声称自己很强大的国家好很多。在控制疫情传播上,美国具有世界上最差的记录,而中国则具有最成功的记录。这显示了世界的力量,正在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很多人都曾预测过这一情况,但现在,我们见证了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新冠病毒,加快了全球业已存在的某些进程的速度。新冠病毒,没有引起一场全球性的革命,但它让一些已经发生的变化,加快了速度。因此,2020年是多事之年,我们希望2021年会好起来。

问题2: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仍不确定。如果拜登出任下一届美国总统,美国对伊朗极限施压的政策会改变吗?您怎么看大选后的美伊关系?

回答:正如你所说,特朗普尚未承认他在这次大选中失败。似乎他还想利用一切手段留在白宫。不过,拖延的时间越长,他的种种手段能够奏效的机会似乎也越少。至于拜登,我们必须观察他的行动。与特朗普相比,拜登表达的观点确实更为理性。当然,以特朗普的声明为比较标准,任何声明都会显得更加理性!我们必须要观察一下,拜登的所作所为,多大程度上会符合他的言辞。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们非常确定:我们与战略伙伴之间的战略关系,会和2020年一样继续下去,而且会更加紧密和广泛。尤其是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与俄罗斯的关系,还有与邻国的关系,这三个要素,仍然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当然,我们也希望与欧洲保持良好关系。如果美国想缓和与伊朗的紧张关系,并且表现出更加理性的态度,那么我们也准备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用更加理性态度与之相处。但是,十分确定和毫无疑问的是,明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会更加密切。如果制裁减少,我们与友好国家的关系,比如中国,会减少更多障碍。我几乎可以肯定的说,2021年,如果不会更早的话,我们一定会和中国签署建立25年合作关系的文件。我们现在提供给中国的最终版文件,完全基于先前双方的协议,因此可以随时签署。因此,明年将是中国和我们,邻国和我们,以及俄罗斯和我们,障碍更少且关系更大扩展的一年。

问题3:我听说您与拜登先生有很好的私人关系。您对他的印象如何?如果拜登上台,您对他的政策有何期待?

回答:拜登是美国的资深政治家。在成为副总统之前,他曾担任过参议员,而且是美国参议院外交政策委员会的主任。作为伊斯兰共和国的大使,我与美国的国会议员,包括拜登,有过一些接触。我们有过很多来往和对话。他的观点相对更理性并基于现实。我们仍然要看他在担任总统后,如何行动。

问题4:两个月后,是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将军一周年纪念日。我曾经说,这件事的影响不会结束。您同意吗?这件事是否还会对美伊关系产生影响?

回答:美国击杀苏莱曼尼将军的行为是恐怖主义行为。采取这样的行为,是出于他们的软弱、挫败和悲惨境遇。所谓的“超级大国”,暗杀了一个非军事目的出行人,此人正准备与另一个国家的总理进行谈判,而且是那个国家正式邀请的客人,结果被只有恐怖分子才会使用的手段杀害。这种行为,不会显示力量,而是显示软弱,和不择手段。在苏莱曼尼将军被暗杀后,我们可以看到,对美国的仇恨,如海浪般席卷了伊拉克,并扩展到地区的其他国家。伊拉克人要求美国人离开其国土。现在,甚至美国人在和伊拉克政府签署协议时,也必须写上他们不会留在伊拉克,将来会将离开。这些都是美国仍然持续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而且在伊拉克发生的这种不人道和犯罪行为,会让美国人为其整个中东政策承受深远的后果。

问题5:我们看到特朗普政府还在宣布对伊朗新的制裁,蓬佩奥先生现在要访问沙特等中东国家,有分析说是为了协调对抗伊朗的政策,也是为了让美国新政府上台后更难对伊缓和。您如何看待?

回答:他的行为并不新奇。我相信,蓬佩奥任国务卿的时期,将在历史上被认为是美国外交政策最糟糕的时期。他越是如此行事,他的名字就会更容易被列为美国历史上最差国务卿。不光是我们这样说。美国人也这么说,说他是历史上最糟糕的美国国务卿。我相信他的政策绝对不会给美国带来任何成就,也不会给本届美国政府带来任何成就。蓬佩奥只有一些个人的打算和企图,为了实现这些个人的打算和企图,他不惜牺牲美国人民和中东地区人民的利益,只为取悦一小撮美国国内和国外的强硬派。但是,如果他想采取一些措施捆住下一届美国政府的手脚,那么这只是美国的内政,我们并不关心。我们只看美国政府(对外)采取的措施。现在蓬佩奥所做的事,从国际事务层面看,是一种战争罪和反人类罪。他曾公开说:“如果伊朗人民要吃饭,就必须听我们的话”,这种言行,就是反人类罪的直接定义。这种言行,实际上就是出于政治私利不择手段迫使一个国家挨饿,这就是反人类罪的明确定义。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竭尽所能对付伊朗人民,而且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政策失败了。全世界也都认为美国的政策失败了,而且这种政策给伊朗人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很多的辛苦和很深的伤害。不过,美国还是没有实现自己目的。

问题6:在内贾德政府时期,强硬保守派主政,美伊并没有发生战争。但在鲁哈尼政府时期,美伊两次处于战争边缘,为什么?

回答:事实上,是因为一个非常危险的美国政府上台了,而且,这个政府的总统,现在被本国民众称之为“战争贩子”……有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称“博尔顿的脑袋瓜装的都是如何发动战争”,第二天,就是这位被他批评的博尔顿,促使他对伊朗采取战争挑衅的措施。

问题7:所以现在战争的危险降低了,对吧?

回答:人类能够有多愚蠢,天晓得!我的意思是,有些人愚蠢之至,难以见底。不过,我们很肯定,美国不会与伊朗开战。

问题8:拜登曾在选举期间表示,他想重返伊核协议,如果他上台,如果美国想和伊朗谈判,欧洲三国也支持,伊朗愿意再谈判吗?

回答:关于核协议,不会再有新的谈判。我们已经谈妥了一份核协议,谁还会把一件东西来回买卖呢!核协议这件东西已经售出,美国决定退出,也就丧失了协议规定的部分权益。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不会让美国政府在伊核协议中做出的承诺合法地作废。作为联合国会员国,美国政府必须执行2231号决议,并且根据2231号决议,美国政府必须完全履行决议规定的责任。但是,美国在伊核协议中曾得到的某些权益,因为退出协议已经丧失了。如果拜登上台,他要首先履行美国作为联合国会员国的承诺。履行作为联合国会员国的承诺,并无必要谈判。拜登必须首先履行自己的承诺,然后重新获得美国在伊核协议中得到的权益,为此,伊核协议中的其他成员国必须决定,是否同意美国重新获得相关权益。

问题9:如果欧洲支持在核协议中增加条款,例如导弹问题,您认为该怎么办?

回答:这些议题与伊核协议无关。在伊核协议谈判的过程中,参与谈判的人了解谈判的整个历史,也很清楚为什么各方决定不将这些议题纳入伊核协议。这是一个共同做出的决定。因为西方国家正在我们这个地区采取一些措施,他们也不准备停止这些措施。西方国家会停止支持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区实施的不人道政策吗?西方国家会停止支持沙特阿拉伯在也门实施的不人道政策吗?西方国家会停止向我们这个地区出售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武器吗?参加谈判的我方人员,非常清楚地记得在谈判中提到了什么议题。反而是西方国家的与会者,并没有准备好讨论这些问题。因此,我建议西方国家不要纠缠于一个早已讨论过的议题,也不要提出一个他们根本无权置喙的议题。

问题10:您认为伊朗和美国如何重启谈判?

回答:我们已经有了伊核协议。美国可以履行这份协议。这份协议实际上也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一项决议。我们还说过,当伊核协议的另一方开始履行其义务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虽然目前停止履行了某些承诺,也将会充分履行相关承诺。

问题11:伊朗是否将坚持将解除制裁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

回答:这不是先决条件。完全不是。实际上,整整有三年,美国一直在违反联合国具有约束力的(不可撤销的)决议!这种行为必须停止!这根本不是先决条件!你告诉某些人他们应当依法行事,这不是先决条件。如果你要求他们给你超出法律规定之外的东西,这才是先决条件。我们只是强调,对方必须依法行事。这绝不能称为先决条件。

问题12:伊核协议是鲁哈尼政府和您的重大外交成就,您认为明年伊朗新总统当选后会继承这一外交成就吗?

回答:要知道,外交活动会被记录并保存在历史中。我相信,伊核协议是国际社会的一项重大成就,也将会作为一项成就载入世界外交史当中。与此同时,一个不明智的美国政府选择实施了一项损人不利己的政策,那么这种行为也将载入史册。我相信,到了明年,即使伊朗的未来发生了变化,我方才所强调的事实,不会改变。当然,政策起伏不定,政府更替常新,下一届伊朗政府会做出决定用何种方式处理伊核协议。这个决定,是由下一届政府做出的,也是由参与投票选出下一届总统的伊朗民众做出的。但是,伊核协议作为一份史无前例的多边协议,其精髓和重要性,永远不会被忘记。

问题13:这次美国大选,美国和欧洲关系会发生什么变化?对伊朗会产生什么影响?

回答:欧美之间存在分歧,这是现实。这种分歧将永远不会彻底消除。这种分歧,部分根源于世界的变革。即便换了总统,这种变革也不会逆转。但是,在拜登入主白宫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肯定会得到修复。特朗普对美欧关系造成的损害,也肯定会停止。不过,关系能修复多少,受损的历史进程多远才能停止,我们必须耐心观察,做出预测还为时过早。

问题14:对于伊朗有什么影响?

回答:如果美国更少干预我们与欧洲的关系,这无疑对伊朗和欧洲都有利,也对本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有利。我们可以利用这种情况让所有人受益。但是,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的战略选择不会改变,发展我们与邻国,发展我们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始终是重中之重。

问题15:您是否仍希望欧洲能兑现核协议的承诺?在英国脱欧后,您怎么看欧盟?

回答:直到现在,欧洲仍未履行在伊核协议里的承诺。这就是为什么伊朗要减少自己的承诺。不光是伊核协议,在其他方面,欧洲都必须表明,他们有自己的外交政策。这对目前的欧洲和未来的欧洲都有益处。欧洲的机构,要由欧洲国家自己掌控,而非美国的工具。我认为,树立这样的形象,对于欧洲的长远未来非常重要。

问题16:最近您访问了拉丁美洲和巴基斯坦,这是否意味着,伊朗的外交战略将更关注与非西方国家关系?

回答:我认为,伊朗的外交关系必须是全方位的。所有那些有兴趣与伊朗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我们都应该与之保持良好关系。但是,我们还必须考虑国际社会的现实情况。世界的力量中心正在转移。我和我的两位同事共同撰写了一本书,其中我就明确指出,权力及其来源的转移,是已经存在的现实。

事实上,中国在不同领域都在与美国和西方竞争。即便是在技术领域,中国也脱离了模仿拷贝,进入了科技创新的阶段。这些都是我们合写的那本书里,预测的重要变革。我觉得,当今世界,正在向后西方时期过渡,在这个过渡阶段,每个国家都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决定自己想要建立的关系类型。

问题17:美国大选对地区局势会产生什么影响?

回答:我们向邻国传达的信息是:“不要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本地区之外的任何人身上。” 提供安全的最好方法,就是依靠自己,并与邻国合作成为朋友。不要依靠局外人与邻国对抗。在特朗普任期内,这种对抗都没有发生过, 在他之后,就更不会发生。如果发生对抗,引发地区动荡和混乱,那么本地区的国家就会是最大的受害者。因此,本地区的国家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请睁大双眼,看清楚伊朗向你们伸出的友谊之手!也请你们同样伸出友谊之手,而不是试图在伊朗背后捅刀子!

问题18:基辛格博士曾经说,伊朗的问题在于它寻求建立一个帝国,如果伊朗能像民族国家一样行事,那么伊朗同其它国家建立起良好关系,就会是自然而然的事。您怎么看?

回答:基辛格先生描绘的图景,他并不会推销给美国人。每个国家谋求生存时,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也都有自己的理念。伊朗也是如此。这是我们力量的源泉,这也是我们自豪的基础。同时,我们也有国家利益,并依此行事。但是,基辛格先生和其他人必须认识到一点:帝国的时代结束了。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成为霸主,无论是地区的还是世界的霸主,都不行。美国竭尽全力也没能称霸世界,而伊朗在这一点上,要比美国聪明些。我们称霸世界的时间,要比美国的整个历史都长,因此,我们知道世界上的霸权会兴衰更替。但是,在当今世界,霸权或强权已无生存空间,任何企图得到这种地位的国家最终都毁灭了自己。同理,美国正在走向衰落,而其他国家正在赶超。追求凌霸强权和帝国伟业是危险的政策,注定会失败。

问题19:您如何看待近期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冲突?

回答:我们一直强调,占领他国领土是应受谴责的行为,在我们看来,这种行为必须停止。占领本身,会激发被占领土地上的民众进行抵抗。没人会接受侵占。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已有七十年之久,但这并未摧毁巴勒斯坦人民的希望。这就是实例。此外,我们始终认为,边境线一定不能更改。如果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边境线发生改变,那么整个地区都将陷入混乱。这两个国家是我们的邻居。他们应当通过协商和平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欢迎两国达成的停火协议。以目前局势,我们认为有两个原则是极为必要的:一是在两国之间解决问题,二是局外人退出。尤其是恐怖组织,其中最重要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原教旨主义组织。它们威胁了本地区的安全,也危害到阿塞拜疆的安全。

问题20:选举后,俄美关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对伊朗会有什么影响?

回答:我相信,伊朗和俄罗斯作为邻国,两国之间将保持良好的关系。至于美国大选后,俄罗斯与美国、土耳其与美国、中国与美国,以及欧洲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会发生什么,我们必须拭目以待。

问题21:沙特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在改善。沙特有可能和伊朗改善关系吗?

回答:沙特阿拉伯从未与以色列交恶,今后关系也只会变得更好。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直与以色列保持良好关系。在过去的15年中,他们之间建立了战略关系。现在,他们只是将彼此之间已经存在几年甚至数十年的战略关系公开化而已。没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

问题22:您认为与伊朗的关系也会改善吗?

回答: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些国家从未与以色列有分歧。他们只是在阿拉伯世界里,维持一个公众形象而已。伊朗和这些国家完全不同。

问题23:您今年去昆明和中国外长王毅举行了会谈。这次访问取得了什么成果?

回答:这是一次非常好的访问。首先,我亲眼看到了距离北京4000公里之外的中国地区的进步,这些进步值得自豪。我为这些成就向中国人民和政府表示祝贺。我和王毅都同意,要尽快完成并签署25年的(中伊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我们还同意,王毅在不远的将来访问伊朗。2021年,我们会庆祝伊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50周年。建交50周年是扩大我们关系的好机会。我们还就控制新冠疫情以及在伊朗使用中国新冠疫苗进行了有成效的交谈。我们还就国际问题进行了战略性的对话。在所有领域,我们都有相同或非常相似的看法。

问题24:王毅外长与您见面时提出要在中东推动地区合作机制,您如何看待?这与伊朗提出的霍尔木兹和平协议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

回答:两者非常相似。我们在提出霍尔木兹和平协议之前,举行过区域对话论坛,签订过地区国家互不侵犯条约,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友人们也提出过建议。因此,我们进行了非常密切的协商。在我此次访问中国时,我也和王毅详细讨论了地区的局势。

问题25:伊朗和中国建交的这50年的关系有很多起伏,原因是什么,您对未来有何预测?

回答:目前来看,我们的关系正在向前发展。我的预测是,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的关系还会继续扩展。

问题26:作为伊朗的外交领导人,您认为中伊两国应该为两国的发展做些什么?

回答:中伊两国,都必须确保没有第三国影响我们的关系。第三国,是指并不把中伊两国利益放在心上,而且实际上是把中伊两国看成主要对手的其他国家。现在,阻碍伊朗与中国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国家,就是美国。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任何其他美国政府,都一样。伊朗和中国的自身利益要求我们两国不应该让美国影响(我们的关系)。我们两国关系良好,美国就会蒙受损失,或是他们认为自己会蒙受损失。此外,如果伊朗一直是中国的战略盟友和战略伙伴,那么美国就会认为中国将永远不会担忧能源供应来源,美国也将永远无法在对中国非常重要的能源领域向中国施加压力。总之,我们两个国家,决不能允许美国影响我们的关系。

问题27:如果西方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中伊能否保持发展势头?

回答:肯定会增长更多。如果取消制裁,中伊关系肯定会比现在增长更多,而且肯定会加速增长。尽管伊朗具有巨大的潜力和可能性,其他国家也能够与伊朗进行合作一起发展,但我们绝不会用与其他国家的任何形式的关系,取代我们与中国的战略关系。

问题28:明年离任后,您的个人计划是什么?

回答:就是现在,我也在大学里忙碌(教书)。在结束外长的工作后,我会去大学做个全职教授,我会正式告别实际的政治和外交舞台,倾向于相关的理论研究!

问题29:在担任外交部长的这八年中,您最感到骄傲的成就是什么?您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回答:在这八年,我们取得了很多成就。核协议,我们与中国、与俄罗斯,以及我们与邻国的关系。我最大的遗憾是,与上述国家的关系相比,我在改善与南部邻居的关系中没有取得多少成功。我相信这是因为一些南部邻国持有一些错误观念,认为他们可以依赖地区外的力量给自己提供安全。

问题30:作为伊朗外交政策的外交领袖,您如何评价伊中关系50年?您认为下一届伊朗的外交政策有什么变化?

回答:我认为,所有国家的外交政策都必须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但是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的基础和原则不会改变,只是方法上可以更加有效和老道。真主保佑,希望这对伊朗也适用。

问题31:您希望通过凤凰卫视向中国民众传达什么信息?

回答: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我祝福我们的中国朋友。我非常高兴中国成功地遏制了在国内的新冠疫情,我希望在互相帮助下,我们两国和两国民众的未来会更加美好。我希望在新冠疫情结束后,有更多中国游客来伊朗旅游。伊朗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们也会是中国朋友们最好客的东道主。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