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5日 下午6:57
Journalist ID: 3077
News Code: 84148592
0 Persons
中媒:深足率先抢滩,伊朗球员成中超外援新“金矿”

伊通社(IRNA)德黑兰12月15电 尽管今年“亚外”在亚冠联赛东亚区影响力非常有限,四强只有蔚山现代和北京国安有“亚外”,但事出有因,水原三星澳大利亚前锋塔加特因伤缺席。而西亚区球队的亚外除了传统的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球员,大多是澳大利亚、韩国外援。澳大利亚国门B·琼斯、伊朗后卫雷扎伊安、伊拉克边锋B·拉桑、叙利亚中锋索玛,以及韩国的南泰熙、李明柱、具滋哲、张贤秀、郑又荣、金珍洙,都是名声在外。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据中国体育媒体消息,原本伊朗和乌兹别克斯坦球员在西亚三大联赛效力者甚多,但因近年伊朗与沙特交恶,卡塔尔断交危机,以及乌兹别克斯坦足球的衰退,伊朗和乌兹别克斯坦球员到中东三大联赛淘金者日渐减少。伊朗球员集中在卡塔尔联赛,本赛季有8人,中亚“白狼军团”只有中场舒库罗夫、加涅夫在阿联酋联赛效力。

对于明年囊中羞涩的中超俱乐部而言,物美价廉的伊朗球员是“亚外”乃至外援的优选之一。伊朗球员兼具身体素质和个人技术优势,性价比更高,效力本土俱乐部国脚平均年薪低至50万欧元以下,在卡塔尔联赛也很难超过100万欧元。至于几位旅欧国脚,几乎都在土耳其、比利时、克罗地亚、丹麦、希腊等二三流联赛。除了圣彼得堡泽尼特的阿兹蒙,波尔图的塔莱米,其余国脚年薪都在几十万欧元区间,特拉布宗体育的阿米里最高,年薪都仅有70万欧元。与李可同样效力布伦特福德的中场戈多斯,周薪仅1.5万镑不到(税后年薪50万欧元),效力希腊豪门奥林匹亚科斯的资深前锋安萨里法德,税后也只有这个数字。

中超“黄金时代”对“亚外”的定位都在年薪至少200万欧元以上,顶级球员基本都在300万欧元的基线。但现在,外援薪资上限被压缩到税后165万欧元以下,中超选择“亚外”乃至外援,鉴于年薪吸引力至少在2-3倍以上,西亚尤其是伊朗球员是优选目标。深圳已经重签普拉利甘吉,当年他在天津泰达转会费仅50万美元,年薪是同样数字。这次加盟深圳转会费仅150万美元,年薪刚达到100万美元。深圳用他替代年薪300万欧元的哲马伊利,薪资支出都节省了超过200万欧元,也算是中超俱乐部率先为明年的限薪提前做好准备。

深圳尚不具备竞争亚冠的实力,但更换外援的动作充分证明了中超引援的战略性转变,必然从习惯的欧洲化降格为“亚洲化”。相信新赛季中超会出现更多亚洲国脚的面孔,这也是现实的选择,因为如今的中超早已不是挥金如土,眼中只有一流巨星的时代。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