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3日 上午11:42
Journalist ID: 3077
News Code: 84435568
0 Persons
汉语老师的波斯语课——“我在伊朗教汉语”散文

伊通社(IRNA)德黑兰08月13电 以语言为梁,架友谊之桥。学习波斯语,打开了我与伊朗人民沟通的窗口。我们的伊朗汉语学生们通过汉语学习,何尝不是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呢?如今伊朗的汉语学习者,已经遍地开花,在中伊合作的各个领域大放异彩。惟愿中伊友谊,在语言互通、民心相通的美好景象中,携手并进,地久天长。

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以下文章来源于德大孔院CIUT ,作者德大孔院微信账号:

2018年10月,作为一名汉语教师,沿着丝绸之路,我来到与中国有两千多年交往史的文明古国——伊朗。初登宝地,我首先调整好状态,迅速接手了德黑兰大学汉语言专业的教学工作。

然而在生活中,语言不通,日益成为了我融入当地的最大障碍。一旦走出汉语教室,交通、订餐、租房……桩桩件件似乎都需要汉语学生帮忙翻译才能顺畅进行下去。印象比较深的是刚到伊朗的一个傍晚,工作结束后我第一次独自从学校乘坐公交车回宾馆,因为看不懂站牌,不知是否坐过了站,下车步行20分钟后,我彻底迷路了。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站在陌生的街头,我感到十分迷茫,只好拿出宾馆的宣传册用英语问路,陆续问了五六个人,继续走了半小时,依然没有熟悉的感觉。最后在一个十字路口终于遇到一位说英语的女士,她接过宣传册,用波斯语帮我问了两次路后,亲自领着我找到了宾馆的大门。伊朗人民的热情友好,让我心里渐渐生出些许安顿之感,但这件事也让我思考,学会波斯语定能助我少走弯路。

在伊朗,会说波斯语的中国人可真不少,德大孔院办公室一位知命之年的中国教授前辈,就是在来到伊朗的4年时间里将波斯语学会的。每当这位前辈领着我们出去打车、购物、点餐,看着她用波斯语自如地与当地人交谈时,我都打心底里油然而出一股敬佩之情。此外,我在伊朗陆续结识的中国朋友,也几乎都会说波斯语,看他们说着波斯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样子,我想要摆脱波斯语“白丁”身份的心,更加坚定了。幸运的是,在我来到伊朗半年后,在德黑兰大学孔子学院两位院长的大力支持下,“孔院波斯语班”顺利开班啦。

波斯语与汉语是差异颇多的两种语言。首先,波斯语属于印欧语系,汉语属于汉藏语系。其次,波斯语是表音文字,从右往左分词连写,而汉语使用相互独立的方块字,从左往右分别书写。此外,有些波斯语读音是在汉语中没有的,如小舌音,中国人想要发出来比较困难,且波斯语还存在一音多形,一形多音的现象。更不用说波斯语中动词的时态和人称变位等复杂的语法规则了。

总的来说,波斯语并不是一门容易学会的语言,入门的字母认读就已经让我们感受到了其十足的威力,再加上孔院日常的教学工作也并不轻松,所以孔院老师们的学习进度相对缓慢。两三个月下来,自己伊朗学生的汉语差不多达到看图说话水平了,而我们的波斯语还得继续在最基础的字母听说读写上挣扎。但尽管如此,看到自己在课业中缓慢但源源不断取得的种种进步,孔院所有老师都拿出了全部的专注力来上好每一堂波斯语课。

在德大孔院两位院长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下,我们先后共请来了两位波斯语老师。第一位是阿拉梅·塔巴塔巴伊大学的对外波斯语硕士Arash先生,得知是给“同行”上课,他曾多次请教巴阿明院长专业问题直至凌晨两点。Arash先生认真负责的态度,让每一个孔院老师大受震动。在他耐心、细致地讲授下,我们学习完了第一本波斯语教材,学习内容以认读波斯文字母为主。

第二位波斯语老师来自德胡大(德黑兰大学波斯语国际教学中心),Bahareh女士的教学经验丰富,可谓行业翘楚,她带领我们开始了日常波斯语会话的学习,在这个阶段,孔院老师逐渐可以开始说一些简单的短句子,进行基础问答。可惜的是,这两位波斯语老师后来分别因为考博、待产等原因,没能继续为孔院开展波斯语教学,但他们的谆谆教导,我们早已铭记于心,惟愿日后再续情谊。

尽管孔院的波斯语小课堂暂停了,但是孔院的汉语老师们并没有因此放弃波斯语的学习。“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打下了认读基础后,不少老师工作之余开始了波斯语的自学之路,遇到问题相互请教,或是找自己的伊朗学生帮忙解答。一时之间,语言学习的气氛浓厚,孔院师生之间的关系仿佛也因此亲近了不少。

教学相长,在伊朗学习波斯语的这段经历,让我对自己的本职工作——汉语教学,有了不少新的感悟,同时也让我有机会从学生的角度,再次体验了一把二语学习的过程。更为鲜明的是,用波斯语与本地人交谈,让我收获了与之前相比成倍的亲切与友善。

首先,作为伊朗老师的学生,波斯语课让我感受到了伊朗老师的教学风格、伊朗老师与学生打交道的规范与惯例等。这让我在与自己的伊朗学生打交道时,能够更好地把握分寸。如,当有学生因为一些主客观原因,没有按时完成规定的学习任务时,伊朗老师会表示理解,但当这位学生因此跟不上全班学习进度时,也会严肃地提出“你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学习上”。这样既有人情味儿又不失严厉的为师之道,让我颇受启发。既要关心爱护学生,也要在学业上严格要求学生,这样的理念与中国的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也是不谋而合的。

其次,作为波斯语学生,从零开始学习一门外语,让我对伊朗学生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挫折,有了更深的体会。如,老师教了好久的字母,学生花了很长时间还是无法标准发音;前几分钟刚学过的语法,会话练习时用到它,马上就又不会用了;学了很多遍的生词,还是记错意思等。这些都是每一个语言学习者的必经之路,是需要十足耐心、恒心、爱心与自信心才能走下去的路。一名合格的语言老师应该要随时关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障碍,并给予及时地鼓励和支持。想想自己“业余”学习波斯语时遇到的那些困难吧,汉语专业学历生的课业压力只会比我们更重,他们值得更多认可。

最后,也是最直观的一个感受是,学习波斯语拉进了我与当地人的关系,让我更加融洽地走进了任教国文化氛围中。首当其冲的是我与伊朗学生的关系,互相学习彼此的母语,和共同的二语学习经历,让我们更亲密,更了解彼此。当学生向我抱怨汉语很难的时候,我也能大大方方地说“波斯语也很难,但我还是很喜欢学”。在学校的走廊,遇到各个部门的同事时,我也能更加自信地用波斯语和对方打招呼,再也不是尴尬地只会点头挥手加傻笑。在公寓电梯里遇到邻居,在上班的路上看到乘凉的老大爷,当对方友善地用波斯语说一句“早上好”,我终于能够听懂,并微笑着回以相同的问候。

以语言为梁,架友谊之桥。学习波斯语,打开了我与伊朗人民沟通的窗口。我们的伊朗汉语学生们通过汉语学习,何尝不是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呢?如今伊朗的汉语学习者,已经遍地开花,在中伊合作的各个领域大放异彩。惟愿中伊友谊,在语言互通、民心相通的美好景象中,携手并进,地久天长。


作者简介
 刘夏萱
 云南大学孔子学院专职教师,
 2018年10月至今,任教于伊朗德黑兰大学孔子学院

相关新闻

  • “我在伊朗教汉语”——初见“伊”人

    “我在伊朗教汉语”——初见“伊”人

    伊通社(IRNA)德黑兰08月11电 我们用波斯语向司机问好,司机听我们俩外国人说起了波斯语,也非常热情地跟我们说早上好。殊不知,才到伊朗第二天的我们,波斯语的理解能力也就仅限于问好,好不容易听到了一…

  • 伊朗语言中心开办中文学习班

    伊朗语言中心开办中文学习班

    伊通社(IRNA)德黑兰07月23电 近日,伊朗最大的外语培训机构——伊朗语言中心宣布今年起开设中文教育,该中心将与德黑兰大学孔子学院合作,面向社会成人和青少年进行中文教学培训。

  • 德大师生欢聚除夕夜 连线连心话佳片

    德大师生欢聚除夕夜 连线连心话佳片

    伊通社(IRNA)德黑兰03月01电 德黑兰大学中国学会是汉语角主办方。该学会不仅定期组织中国艺术与人文系列讲座,而且每周举办一次汉语角活动。受新冠疫情影响,本次活动采用网络会议方式举行,并将持续定期…

  • 伊朗德黑兰大学孔院成功举办首次HSK居家网络考试

    伊朗德黑兰大学孔院成功举办首次HSK居家网络考试

    伊通社(IRNA)德黑兰12月16电 德黑兰大学孔子学院12日成功举办伊朗首次汉语水平(HSK、HSKK)居家网络考试,这也是本年度孔院举办的第二次汉语水平考试。

  • 今天是波斯世界伟大诗人鲁米日

    今天是波斯世界伟大诗人鲁米日

    伊通社(IRNA)德黑兰09月29电 穆拉维被公认为波斯苏非神秘主义诗歌的集大成者。他曾说:“萨纳伊是眼睛,阿塔尔是心灵,我们追随的是两位先辈的传统。”用“玛斯纳维”体写成的6卷本叙事诗集《玛斯纳维》…

  • 在伊朗汉教路上的"小确幸"

    在伊朗汉教路上的"小确幸"

    伊通社(IRNA)德黑兰 08月29电 初识伊朗,是在大学的选修课上,乐于分享的导师给我们展示了她眼中“特别”的伊朗国度,那时才知道伊朗的德黑兰,也是那时开始对伊朗有了向往。接到即将赴任伊朗德黑兰大学…

  • 一篇伊朗学生的汉语作文

    一篇伊朗学生的汉语作文

    伊通社(IRNA) 德黑兰08月23电 大学,是梦想启航的地方;毕业,是实现梦想的开始。还没来得及好好地说一句“再见”,同学们就要各奔东西。每到离别时,也是感慨万千时。

  • “一带一路”视域下的伊朗出版业

    “一带一路”视域下的伊朗出版业

    伊通社(IRNA) 德黑兰08月22电 伊朗有5160家出版社,年出版图书6万多种;全国有3300家书店、570家印刷公司;伊朗有文化展览学会等多种出版行业组织,德黑兰国际图书博览会已连续举办30届…

  • 一位孔子学院教师的“伊”时光

    一位孔子学院教师的“伊”时光

    伊通社(IRNA)德黑兰07月27电 初读席慕容先生的《我》,便不由得心生欢喜。“喜欢出发,喜欢离开,喜欢一生中都能有新的梦想,千山万水随意走去。”这和我的生活有着些许相似,只是我喜欢出发,但不喜欢别…

Your Comment

You are replying to: .
captcha